您的位置:首页 > 政府在线 > 政务动态 >

清华大学文创院助力湖南旅游发展

2017-04-10湖南旅游网点击:评论:0
字号:T|T

 4月1日,“创客,创造美好生活——移动互联网乡村旅游创客大会”在湖南长沙隆重开幕,本次大会由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以下简称“清华大学文创院”)、湖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湖南省旅发委”)、湖南省省网信办、长沙市人民政府与和中国旅游集团旅游产业研究院共同主办。

  \

  湖南省旅发委党组书记、主任陈献春,旅游发改党组成员、副主任高杨先,省网信办副主任李球,清华大学文创院副院长殷秩松等出席大会,会议由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原副司长、清华大学文创院文旅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旅游产业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胡书仁主持。

  \

  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原副司长、清华大学文创院文旅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旅游产业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胡书仁主持会议

  来自学界、业界的“大咖”们从移动互联网、文化创意、旅游创新等领域,围绕移动互联网新技术、文化创意新观念、乡村度假新产品等方面进行了精彩演讲。

  \

  湖南省旅发委党组书记、主任陈献春

  长沙既是移动互联网企业发展的热土,也是创新创意创业的沃土。

  乡村需要创新,创客需要土壤,乡村与创客的结合,一定能够推动乡村旅游创新发展。

  我们的政府和企业应该积极行动起来,扶持创客的创新与创业。 我们希望,以举办这次大会为契机,全方位传播湖南移动互联网与旅游业融合创新发展的新观念、新技术、新业态、新产品、新模式,吸引并集聚各类创客投身乡村旅游创客活动,积极营造让乡村旅游创客如雨后春笋般脱颖而出的良好环境,使之成为新常态下推动旅游新业态发展的新动能,为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作出新的乡村创客应有的贡献。

  \

  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

  移动互联网是包装好旅游产品的最好途径。乡村土的掉渣的东西,是最值钱的。但是旅游东西又不能太本地化,要国际化。

  旅游看似简单,其实并不简单。要包装好旅游产品,最好的途径就是通过移动互联网。一是要在景区里铺上免费的移动互联网,让游客能够把风景分享出去,实现口碑传播;二是要找真正对文化有研究的学者,把地方的文化亮点找出来,找真正有国际视野的专家,把产品包装好。 以武夷山为例,茶叶非常非常出名,我们去武夷山旅游,是因为武夷山的名气。但是武夷山现在围绕茶文化,打造了实景演出,推出了文化产品,就吸引我们停下来慢慢欣赏它的文化、民俗,留下来买茶、品茶,延长了停留时间,增加了消费需求。

  希望投资更多好的旅游目的地。IDG在国内投资了乌镇、古北水镇等景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希望未来在国内多投资好的目的地旅游,把过去IDG投资的旅游目的地在实景演出、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经验和教训,和大家分享。也希望湖南在旅游目的地互联网改造、厕所革命方面,创造样板。

  \

  清华文创院户外产业创新研究中心负责人吴刚

  体育旅游有很强的参与性、体验性。户外运动在中国来讲,山地户外运动场景化非常丰富,山地到平原,景区到公园,城市中心、体育场馆都有户外体验馆的类型。按中国13亿人口,20%可以作为户外运动的人口,如今360多亿的消费,不代表每人花100多元,而是30%的人消费,70%的人不消费,这说明山地户外运动有很大的空间,未来十年有可能迎来爆发性增长。

  户外产业要全时间、全空间、全人群、全业态发展。我国户外产业面临的核心问题主要有:载体缺位,市场需求旺盛,产品服务供给不足;知识匮乏,以为户外就是驴友,户外就是拓展;产业瓶颈,高端消费市场低迷,科技创新不足;模式单一,经营业态老套单调,商业模式单一。下一步户外产业应该对应全域旅游,形成全时间、全空间、全人群、全业态的发展思路,取得进一步的发展。

  \

  清华大学文创院乡创研究中心负责人王旭

  设计师参与盖房子,而不仅仅是做纸上的设计。乡村+旅游,二者结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在未来的平台搭建过程当中,我希望不仅仅是凭借个体智慧,而是关注的是群体智慧。2013年,我们参与了雅安震后重建的工作。很多年轻的团队组成了志愿者队伍,进入乡村,直接在一线让村民能够读懂图、搭建房子。设计师们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我的职业本质是这样的,我可以去帮助别人,可以去改变村民的生活!

  用群体智慧,对其筛选,并且为其赋能的一个过程,这个可能是我们未来很多的创新和创造,包括自下而上的生长方式,所必须要具备的模式和逻辑。这样的乡村不仅仅需要把房子建起来让村民改造成民宿,还需要普及全域旅游,才能让一个村子真正的富裕起来,真正加入到消费链当中去。

  把星星之后聚集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创客并不是没有短板。任何一件产品可能最少需要三个支点:一是产品打造,二是营销,三是运营。 而很多年轻的创客,无论是个体还是团队,都不太可能同时具备这几项能力。 所以我们希望把这些创客集中起来,而不是分散在各个村子,各个家乡。 如果这个村子只有一个做手工红糖的创客,另一个村子只有一位做民俗的创客,其实他们的星星之火很快就灭掉了,因为没有足够的能力成长,当我们把他们都聚集起来的时候,它便会形成一个更完整的产业链。

  \

  世界旅游互联网大会秘书长宋夫华

  移动互联网无孔不入。移动互联网风潮应该每个人都体会得到。如今在座的每个人都是移动互联网的参与者,我自己也是手机离不开身,每天平均打开200次。旅游和移动互联网融合在于,重新定义了产品。我们现在的游客不再是坐着旅游大巴,背着相机,在景区门口排队买票。他们也不再跟着黑导游,被忽悠去购物。在手机上可以查询到很多信息,比如订酒店、订机票和热门景点。也可以把我们在旅途的咨询分享给朋友与家人。

  旅游产品供给方需要适应新时代游客需求的巨变。在中国,我们发现,旅客的需求已经发生了巨变。5年前,80%的游客还是优先选择团队游。而现在,团队游只占了10%左右。现在的年轻人注重参与感与体验感,喜欢新鲜和刺激的事物,从传统的观光游变成了深入的体验游。而且,游客的随机性很大。所以,产品的供给方需要适应这种变化。

  抓住移动旅游互联网的风口和机遇,让旅游更生活。乡村旅游,首先是一种生活方式,然后才是旅游方式。很多长期在城市里生活的人,担心城市的空气质量与食品安全。所以旅游企业和开发旅游产品要善于利用本地政策,把农村变为乡村旅游目的地,把乡村土特产变为我们的旅游特产,这就要求我们要把乡村的产品与旅游的产品嫁接起来,把城市的居民吸引到乡村去消费。抓住移动旅游互联网的风口和机遇,让旅游更生活!

  \

  中国旅游集团旅游产业研究院院长陈文杰

  从“桃花源之争”来看旅游文化创意,实际上大家在争的背后,都是为了发展当地旅游业,但也一定程度反映出旅游文化创意层面的匮乏。各地要深挖历史文化、民俗节庆的资源,整合古村、古镇、风光名胜、特色产业,变成可观、可游、可赏的旅游资源,靠文化创意把主题定位表现出来,突出历史性和独特性,把现代时尚元素融合其中,进而推动旅游产业升级。

  从历史文化中提炼旅游品牌湖南旅游文化创意的文化元素、文化符号应植根于当地的历史文化传统,从中提炼创造好的旅游产品。深度挖掘、整合可形成合力的文化资源,既突出地方特色,又体现创意的独特性和现代文化品位。文化创意能推动旅游产业发展,希望湖南旅游资源能多结合文化创意,进而建设更多的文化特色景区,为湖南旅游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

  \

  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院长何人可

  越是乡土的,越是世界的,越是国际化的。文化创意设计的作用就是把当地的传统文化资源转化为经济价值,湖南大学及香港理工大学联合60余名设计师,在通道对地域传统文化和乡村产业模式,进行了长达3年的研究和探索。

  在侗锦设计数字化研究的课题中,团队在录入了海量的侗锦图案元素后,提取出侗锦的“DNA”,以能够通过人工智能处理,设计出各式各样的侗锦产品。团队所做的另一项重要工作,是建立起当地少数民族手工艺和市场的一个通道,通过和企业合作,让企业的电商渠道和零售商渠道同时成为少数民族传统手工艺的重要渠道。

  \

  i20青年发展平台联合发起人、杉树计划发起人陈瑶

  乡村创客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乡村创客发掘在地资源,造福社会;重视人与人的链接,创造新价值;通过运用商业手段,解决城乡发展失衡问题;追求自我价值实现,体现多元价值观;勇于探索自我,探索未知,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

  乡村创业的价值不能只用货币衡量。乡村创业如果只用从资本市场来考虑,可能会让人有些失望。因为如果只是为了赚很多的钱,那么乡村创业可能性为零。但是乡村创客是为了美好的生活,是为了造福乡邻,他们的价值不能只用货币来衡量。我们接触了很多90后的乡村创客,他们结合乡村的特色,推出了许多有趣的文创产品,把有意义的事,做得有意思。要记得,只有爱这件事,才会遇到喜欢的自己,才能享受到乡村创业的喜悦。

  \

  湖南同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邹高峰

  IP旅游——全域旅游皇冠上的明珠。同禾文化“下乡客”APP的定位,是构建成美丽乡村资讯传播平台、动感乡村互动体验平台和乡村创客、IP旅游孵化平台。同禾文化精选了湖南省600多个特色村寨,从而获取到乡村一手的资讯信息,并初步形成旅游社群生态圈。

  通过牵手旅游达人、俱乐部共游美丽乡村,将乡村资源转为线上、线下的互动体验,同时强化娱乐游戏、社交分享和活动邀约。

  “下乡客”同时实现了社群功能,旅游达人们如越野爱好者,骑行爱好者,钓鱼爱好者,摄影徒步的爱好者等,都可以在这里组成一个一个的社群。用户可以自行发起活动,邀请相同爱好的人共同参加,丰富旅游的互动体验。

  清华大学文创院副院长殷秩松 

  文创为旅游注入了灵魂,而旅游则为文创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湖南旅游资源丰富,文创产业基础好,希望和湖南相互给养,打造出一支“文旅湘军”。